老颜的耳朵、脖子里全是血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5-09 09:07

  16日下午5点,记者在曲阜市姚村镇颜家村颜丽君的家中看到,堂屋的方桌上摆放着一张遗像,颜家人仍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。

  25岁的颜丽君哭着说,他的爸爸叫颜丙礼,6月26日经邻村的贾海龙介绍,开始在博大公司承包的昌平小区做电焊工,承包商按每天180元为爸爸计算工资。

  6日下午5点左右,家人突然接到贾海龙的电话,说爸爸在承包商提供的宿舍内休息时,被几扇竖立在墙上的木门砸伤了。接到电话后,贾丽君立即与家人赶到兖矿总医院,“到了医院,我们看到爸爸的头部包扎着厚厚的绷带,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。”贾丽君说。

  事发时,颜丙礼的工友孔祥贵同在宿舍内午休。他回忆说,6日下午2点左右,他与颜丙礼等4名工友在博大公司提供的职工宿舍内打地铺午休,突然一声巨响,将睡梦中的他惊醒。抬头一看,竖立在墙北侧的8扇木门侧倒,老颜的耳朵、脖子里全是血。尽管工友们多次呼喊,但已经陷入昏迷的颜丙礼毫无反映。大家立即将包工头贾海龙叫来,将受伤的颜丙礼送到兖矿总医院抢救。

  到达医院后,医生诊断颜丙礼颅骨粉碎性骨折,并为他做了手术。但是,由于病情严重,颜丙礼始终没有醒过来,且病情持续恶化。14日,医生宣布伤者已经不存在任何生命体征,家人将颜丙礼送回家中,并于次日将其下葬。

  颜丽君说,爸爸住院期间,博大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始终没有露面,只是委托包工头送来一些治疗费用。

  爸爸去世后,她和家人与博大公司相关负责人交涉,对方却始终不承认爸爸与他们存在劳务关系。标签: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电话
020-665983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