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通电的设备温度在50℃以上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9-28 06:54

  19日上午10点,烈日当头。记者来到晋江内坑镇美凯源鞋业有限责任公司鞋模车间。还未走近,车间里热模压机散发出的阵阵热浪就扑面而来,让人有些难以呼吸。顶着不适走进去,眼前数千平方米的车间,井然有序地排列着几十个环形铸铁的工作台,近百名工人正在各自的岗位忙碌。

  在众多工人中,记者好不容易找到总工程师张文通。此时,他正满头大汗地手把手指导工人操作机器。

  “一定要把模块放正,不能歪,否则切下来就是废品,没办法补救。慢慢来,你才做几个月,还不到求快的时候,不要和老师傅比速度。”交代完,他抓起搭在肩头的毛巾,擦掉脸上的汗珠。

  “通电的设备温度在50℃以上,车间至少比室外高出10℃。”张文通说着,走到另一个机台前,将所有模具打开,把一筐成人脚板大小的泡沫块放进模具里,然后将模具的上片往下压,切割定型。动作利索,操作娴熟,仅20多分钟,20双拖鞋底就下了生产线。

  “天气热时,我们每天至少要换3套衣服。”张文通说,面对高温机台,什么都不干就能让人汗如雨下,更别说不停地操作了。

  他将成型的鞋底收拾好,送到质检室,交代质检员重点检查的部位后,再次取下湿淋淋的毛巾擦干净双手,走到摆满杯子碗盘的高柜前,取出大腕和长柄勺,揭开保温桶的盖子,用勺子舀了满满一碗绿豆汤,一口喝下。他笑着说:“这下舒服了。早上6点多就来到车间,一直忙到现在,渴得嗓子都冒烟了。”

  “高温来临,绿豆汤、藿香正气水、风油精、创口贴等,每个车间都有,方便工人随手取用。秒速飞艇”张文通说。

  “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,你会做什么?一定是换上舒适的拖鞋,让憋屈了一天的双脚彻底放松。所以,拖鞋在我们的生活中不可或缺。”说到拖鞋,他语气中充满感情,“拖鞋看似平凡无奇,里面却大有文章。需经一道道繁杂的工序,才能成就一双双舒适的拖鞋。”

  在配料车间,他指着一座由塑料颗粒堆成的“小山丘”告诉记者,一双款式极其简单的拖鞋,从原材料到成品,要经数十道工序,这其中花费了很多人的心血。

  作为一名研究了半辈子拖鞋的橡塑工程师,张文通张口都是行话:“这里面有PVC、EVA、PE等,是生产拖鞋的主要原料。还有一种重要材料,是我的专利,也是商业机密。现在,内坑所有鞋厂共享这项专利产品,但不分享专利技术。”

  工人将“小山丘”送进入粉机,他又拿起旁边几个装有液体的桶往入粉机的“大肚子”里倒,然后合上电闸。“开始炼胶了。”他说,“我每天要赶在工人上班前就按配比混合好塑料,液体是各种助剂,混合在一起就可以炼胶(即生胶或胶料进行捏炼)。一双拖鞋需经入粉、炼胶、切胶、发泡,然后将发泡成面包片似的材料进行多重压制,用模具切割定型,制成拖鞋底样,再打眼。这些程序每一步都不容有失,这样才能做出脚感舒适的鞋底。细节不容忽视,如鞋底的切割侧面,要做到平顺、无毛边、无刮痕。

  空气中并没有刺鼻难闻的味道。张文通介绍,所有设备都经改良,各项排放指标必须达标。

  不过,张文通说,他已习惯了车间里紧张的节奏,习惯了设备火炉般的炙烤,“工作虽然辛苦,但辛苦中又多了一份责任,我们必须认真操作每一道工序,让生产出来的产品走向国际市场”。

  43岁的俞宏达是发泡线上的骨干工人,他很佩服张文通。他说:“我18岁就来到内坑鞋厂打工,当时内坑有数不清的制鞋企业,却一直没有打出自己的品牌,只能赚点加工费。2003年,我再次跳槽,选择这家鞋业公司。企业有自己的品牌,哪里要改进一下,我这个普通工人也有说话的权利。这十几年的成长,让我学到很多,张总工就是很好的例子,他从一个打工仔变成制鞋专家,是草根工程师。”

  “我参加工作以来,只做了一件事——做鞋。”张文通说,“我每天都在琢磨同一件事,怎么把鞋面设计得更美观,鞋底边切得更整齐,做得更符合设计要求。几十年如一日,从打工仔到骨干,再到现在的工程师,从一个人单干到带出一个团队。中国制造的升级,离不开我们具体做事的人。我们的目标就是把每一道简单的工序做到极致。”(记者 魏桂莲 实习生 潘增丰 蔡思棋)

电话
020-66598308